搜索
主      页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公告公示 组织机构 进出口执法 国际公约 科普天地 为您服务 网上博物馆
 
  新闻动态 东北虎豹再振北国之疆  
信息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时间: 2017/07/17
 

  自古以来,人类就敬虎、爱虎。“虎”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符号。古代将调兵遣将所用的凭证称为“虎符”,《三国演义》中关羽、张飞、赵云、黄忠、马超被封为“五虎上将”,虎被喻为骁勇善战的象征;在民间,属“虎”的人被认为具有富贵之相、刚猛之力,父母常给小孩子起名为“虎子”“虎妞”“虎娃”,给他们戴“虎头帽”、穿“虎头鞋”,无一不表达了老百姓借虎的威猛祈求趋利避邪、平安健康。

  历史上,在中国东北地区,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曾经达到了“众山皆有之”的盛况。然而,由于人为活动的增加,森林消失和退化,野生东北虎豹种群和栖息地急速萎缩。在1998年-1999年的一次中俄美三国专家联合调查中,仅发现少量东北虎豹的痕迹,判断当时中国境内东北虎仅存12只-16只、东北豹7只-12只。

  后来,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自然保护区的建立,东北虎豹的栖息地生态环境得到逐步改善,野生种群呈恢复态势。在国家林业局、吉林省林业厅、黑龙江森工总局的大力支持下,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开展了长达10年的定位监测,并建立了中国野生虎豹观测网络。通过10年的红外相机监测数据发现:2012年-2014年期间,中国境内的东北虎已达到27只,东北豹42只。中国野生东北虎豹面临着种群恢复和保护的重要机遇。

  2015年,东北虎豹的命运迎来了历史性契机。基于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10年科研结果而编写的《关于实施“中国野生东北虎和东北豹恢复和保护重大生态工程”的建议》通过民盟中央提交中共中央,建议将东北虎豹保护列入国家战略。

  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对这一建议做出重要批示,推动了国家“十三五”规划中“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濒危野生动物抢救性工程”的实施,推动建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2016年12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确定在吉林省和黑龙江省建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建立的消息刚出,立即引起国内外的轰动。著名的美国学术期刊《科学》杂志援引世界虎豹研究权威专家的观点“中国正在建立比美国黄石国家公园还要大百分之六十的虎豹国家公园,将可能是未来20年内世界上最成功的老虎保护故事”。的确,专门为野生虎豹建立面积如此之大的国家公园,在世界范围内实属罕见。

  野生虎豹种群要想实现长期生存,就需要巨大的森林空间。在过去100多年内,野生虎豹失去了它们百分之九十以上栖息的森林。纵观当前世界虎豹分布国,大片森林和景观连续的栖息地已不多见,即使是目前野生虎数量稍多的印度,其国内残存的森林面积也非常有限。而东南亚和南亚其他虎豹重要分布国,或是政局不稳,或是经济发展缓慢,森林资源依旧持续遭受破坏,国家对野生虎豹的保护力不从心。其实,野生虎豹保护的好坏,是对一个国家经济、社会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考验,也是国家实力和保护决心的体现。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建在哪?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横跨吉、黑两省交界的老爷岭南部区域。它东起吉林省珲春市林业局青龙台林场,西至吉林省汪清县林业局南沟林场,南自吉林省珲春林业局敬信林场,北到黑龙江省东京城林业局奋斗林场。这是目前中国东北虎豹野生繁殖种群的现有分布区,也是中国野生东北虎豹生存唯一的可靠源泉。

  罕见的完整生态系统

  北半球温带的原始天然林区现今保存非常有限,仅分布在北美东北部地区、欧洲东部地区和亚洲东北部地区3个范围内。其中,亚洲东北部的温带针阔混交林生物多样性最高,比北美和欧洲的高出数倍。亚洲温带针阔混交林是在生物进化过程中长期演化所形成的,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和与该区域环境极为适应、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尤其在更新世冰期的影响下,中国东北温带针阔混交林成为大量物种的避难所,成为世界少有的“物种基因库”和“天然博物馆”。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正处于亚洲温带针阔叶混交林生态系统的中心地带,区域内的自然景观壮丽而秀美。老爷岭群峰竞秀,林海氤氲。高大的红松矗立林海,千年的东北红豆杉藏身林间。这里的四季是五彩的。每年积雪尚未消融,款冬、顶冰花等早春植物就已钻出地表。春风拂来,五颜六色的野花次第绽放,在森林地表铺就一层,形成林下花海。夏季,绿涛阵阵,山涧潺潺。秋风送爽时节,国家公园内又是一场视觉的盛宴,万山层林尽染。冬季的林海雪原,一望千里,气势磅礴。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保存着极为丰富的温带森林植物物种。据不完全统计,高等植物达到数千种,包括大量的药用类、野菜类、野果类、香料类、蜜源类、观赏类、木材类等植物资源。其中不乏一些珍稀濒危、列入国家重点保护名录的物种。比如人们耳熟能详的人参,也被誉为“仙草”,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另外,刺人参、岩高兰、对开蕨、山楂海棠、瓶尔小草、草丛蓉、平贝母、天麻、牛皮杜鹃、杓兰、红松、钻天柳、东北红豆杉、西伯利亚刺柏等,也都在国家保护名录之列。更为神奇的是,在如此高纬度的地区却存在着起源和分布于亚热带和热带的芸香科、木兰科植物,如黄檗、五味子等。在历史漫长的进化演变中,这些物种随着地球的变迁,最终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崇山峻岭中孑遗。

  富饶的温带森林生态系统,养育和庇护着完整的野生动物群系。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保存了东北温带森林最为完整、最为典型的野生动物种群。目前,在国家公园范围内就生活着中国境内极为罕见、由大型到中小型兽类构成的完整食物链,食肉动物群系包括大型的东北虎、东北豹、棕熊、黑熊,中型的猞猁、青鼬、欧亚水獭,小型的豹猫、紫貂、黄鼬、伶鼬等。食草动物群系包括大型的马鹿、梅花鹿,中型的野猪、西伯利亚狍、原麝、斑羚等。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茫茫的林海亦成为鸟类生存繁衍的天堂。每年春天,各种鹀类、鸫类、鹟类等林栖鸟类开始从南方返回,为当年的繁殖做好准备。位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旁的图们江口湿地被国际列为亚洲重点鸟区,每年春去秋来,壮观的雁鸭类迁徙大军便在此停息补充能量,然后沿着国家公园内南北走向的山脉继续南下北往。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肥沃的森林环境,也为棕黑锦蛇、红点锦蛇、白条锦蛇、虎斑游蛇、东亚腹链蛇、乌苏里蝮蛇、黑眉蝮等爬行动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濒临日本海,在海洋气候的影响下,这里环境湿润,水系发达。著名的跨国河流绥芬河发源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内,珲春河等图们江重要支流横穿国家公园,充沛的水源也为两栖动物提供了良好的生存基础。每年4月中下旬,中国林蛙、东方铃蟾、粗皮蛙、花背蟾蜍、极北小鲵等开始从蛰伏中苏醒,来到静水洼或池塘产卵,产完卵后,成蛙开始进入山林。待蝌蚪孵化变态为成蛙后,也会进入山林生活。进入秋天,它们又开始纷纷从山林中走出,跳进河流、湿地蛰伏避冬。

  发达的水系同样养育了丰富的鱼类资源,比如大麻哈鱼、雅罗鱼、哲罗鱼。值得一提的是,在图们江、鸭绿江和绥芬河水系上游支流的山涧溪流中,生长着一种中小型冷水稀有鱼类——花羔红点鲑,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5种鲑鱼之一,仅生存在图们江、绥芬河、鸭绿江流域上游两岸森林茂密,且水流湍急、清澈的区域。

  生态向好 待王者回归

  野生虎豹,常被统称为“山大王”。这一称谓形象地传递出“虎豹占据生态系统食物链顶端”这一信息。正常情况下,森林中需要有数百只大中型食草动物才能支撑一只成年野生虎的生存。只有完整并且健康的森林生态系统,才有可能为虎豹提供生存所需的食物来源,因此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金字塔,每一层都缺一不可。

  一个可持续繁衍的东北虎种群长期生存必需大面积、联通且完整的森林生态系统,这是野生虎豹保护的最重要基础。在此基础上,保护好森林中的食草动物种群,以及环环相扣的食物链和生物多样性,最终才能保护好虎豹。

  历史上,中国境内曾存在严重放牧、林下过度经营,甚至非法狩猎等强烈人类活动,破坏了野生虎豹栖息地,制约着虎豹种群在境内的繁衍和扩散。北京师范大学虎豹研究团队和俄罗斯豹地国家公园科学家提供的最新数据表明,2015年,中俄跨境区域内的野生东北虎数量达到至少38只,东北豹数量达到91只,而实际分布的面积区却不足6000平方公里。中俄跨境区域内的虎豹种群急需向中国内陆扩散。

  建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正当其时。保护好完整和联通的虎豹栖息地,恢复虎豹赖以生存的森林植被和食草动物,势在必行。2015年4月1日,吉林省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2016年地方国有林场也已停伐。经过两年多的建设,目前天保工程成效显著,森林资源得以培育和修复。截至2015年末,工程区累计完成森林培育面积1868万亩,实现了林地面积和森林蓄积的双增长。林业对于生态的保护贡献了巨大力量。

  如今,东北温带针阔混交林区内的生态环境也正在逐步恢复。“吉林省八家子林业局发现了6只紫貂”“在吉林汪清最新出现了3只野生东北虎”“长白山一头大熊领着3只小熊,横穿林中公路”……新闻中,不时传来野生动物种群重新出没的好消息,这无疑是对“生态环境在恢复,野生动物生境质量明显提高”的最好印证。

  据悉,拟建立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将按照野生东北虎豹主要栖息地、扩散廊道和潜在分布区、生态系统完整性和自然性、尽量避开人口稠密区和经济活动频繁区、与东北虎豹种群发展需求相适应等原则,划定范围。此外,国家林业局成立“国家林业局东北虎豹监测与研究中心”,将为野生虎豹的恢复和国家公园的建设管理提供科学支撑。

  待“家”布置好,让我们迎接虎豹归家。(冯利民为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IUCN/SSC)猫科动物专家组成员)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
技术支持:北京林信新技术开发公司